第1261章白轉千回(154)

秦王身上雖有威嚴氣息,樓千雪卻覺得他親切。

這是慕容傢裡,第一個對她有善意的人。

更是她的兄長。

雖然鋪著地毯不會有聲音,但她還是將腳步放輕瞭。

因為她沒聽到蘇墨晚說話,想來是睡著的。

走近一看,果真如此。

秦王低聲道:“來得這樣快?”

樓千雪隻嗯瞭一聲,沒多說。

她也沒問,直接就給睡夢中的蘇墨晚把脈,把完之後,她松瞭口氣。

秦王請她去邊上的桌椅上坐。

剛剛坐下,秦王就問她:“如何?”

樓千雪輕聲道:“已經好很多,隻要不出意外,幾乎是穩瞭。”

“那便好。”

秦王說著,又道:“你趕路如此著急,想必也累瞭,本王讓人帶你去歇息。”

樓千雪下意識就道:“不累。”

說完,她有點窘,繃著臉裝鎮定。

好在秦王也沒說什麼,隻讓丫鬟送瞭壺茶進來。

樓千雪心想,什麼蘇側妃有恙,根本就是秦王自己太緊張,把她嚇得幾乎馬不停蹄。

很明顯,這裡是慕容景的臥房,蘇墨晚一個側妃,能睡在這,還能讓慕容景如此緊張,晉升正妃,不過遲早之事。

她突然就很羨慕。

秦王不說話,她也不說話,臥房裡靜悄悄的。

氣氛安靜,卻出奇祥和,一點不怪異。

大概一炷香之後,床上終於有動靜瞭。

在秦王起身之前,蘇墨晚已經從床上探瞭腦袋出來,見她也在,蘇墨晚愣瞭一下,隨即臉色漲紅。

“樓姑娘,你也到瞭?”

知道她不自在,樓千雪站起身,淡淡一笑,“我先出去瞭。”

出去之後,就有丫鬟來給她帶路,說是七公主在花廳那邊,要不要過去。

一定是丫鬟和七公主說瞭她在這裡。

樓千雪笑著道,“去。”

和七公主也算是熟人瞭,一露面,七公主就很激動地拉瞭她坐,邊上還有兩個面生的姑娘。

七公主很高興地介紹道:“這個是玲瓏,這個是思君,玲瓏思君,這是樓大夫,醫術很厲害!”

兩個姑娘很拘謹,樓千雪也有點,氣氛全靠七公主來活躍。

幾人坐瞭一會兒,蘇墨晚便出來瞭。

“嫂子!”

七公主彈坐而起,嗖一下沖過去,足見有多激動。

一個丫鬟本來跟在蘇墨晚後頭的,見七公主那架勢,趕緊大跨步上前,將她攔瞭。

“這是做什麼!”

七公主有點不高興。

丫鬟微微退開:“王爺囑咐過,不準任何人沖撞瞭蘇側妃。”

“沖撞?!這是什麼話!”

七公主將調子拔得老高。

那丫鬟笑著解釋道:“蘇側妃有瞭身孕,王爺讓奴婢們小心伺候著,還請公主勿怪。”

“有瞭身孕?!”

七公主先是愣瞭一下,繼而瞪圓瞭眼,目光直直奔著蘇墨晚的肚子而去。

蘇墨晚笑瞭,讓丫鬟讓開。

“過去坐著吧。”她上前拉瞭呆呆愣愣的七公主,朝這邊走過來。

顯然,蘇墨晚是認識玲瓏的,她和她們寒暄,又說,既然來瞭,就多玩一段時日。

最後,才輪到她這裡。

蘇墨晚朝她看過來。

樓千雪心底有瞭計較,就道:“我給你把個脈。”

蘇墨晚乖乖伸手,她是不知道睡著的時候已經被把瞭一遭。

把脈的時候,七公主忽然伸手往蘇墨晚肚子上摸,蘇墨晚似乎沒防備,被嚇瞭一跳。

“怎麼摸不著啊。”七公主先疑惑出聲。

蘇墨晚哭笑不得,“這才不到兩個月,你能摸得著才怪瞭。”

“不到兩個月?”七公主水靈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然後抱著蘇墨晚胳膊壞笑道:“是不是在別莊崴腳那次啊?”

這話一出,蘇墨晚窘迫瞪人,樓千雪卻想笑。

坐瞭一會兒,七公主幾人便說要出府逛街,蘇墨晚叮囑她們要小心。

等人走幹凈瞭,蘇墨晚便問她:“怎麼樣?”

“已經無礙瞭,很好。”樓千雪道。

蘇墨晚忽然湊近瞭一些,她身上的淡香味直往她鼻子裡鉆。

“你這人有點壞啊,幫著慕容景瞞騙我也就算瞭,居然還攛掇我主動去勾引他!什麼居心?!”

樓千雪笑瞭:“我還不是為瞭幫你嗎?等他憋不住的時候自然就告訴你實話瞭。”

蘇墨晚挑眉:“這麼一說,好像很有道理?”

樓千雪淡定:“本來就是肺腑之言。”

蘇墨晚忽然換瞭個臉色,賊兮兮地,還帶瞭點得意。

“慕容景剛剛告訴我說,你是他皇妹?”

樓千雪並不意外。

“有什麼問題?”

蘇墨晚立即就清瞭清嗓子,笑得露出一對小虎牙:“既然你是皇妹,那是不是該喊我一聲皇嫂?”

“……”

樓千雪忽然意識到,這也是一個問題。

她咳瞭一聲,道:“我年紀比你大。”

蘇墨晚依舊很亢奮:“我是沒你大,但慕容景比你大啊!來來來,喊一聲皇嫂我聽聽!”

樓千雪腦子一轉,反將她一軍:“等我和蘇墨白成親,我就是你嫂子。”

兩人你來我往,又開始鬥嘴。

鬥瞭一會兒,終於歇下來,不知蘇墨晚想起瞭什麼,又是一副賊兮兮的模樣。

“我給蘇墨白畫瞭幅畫像,最近有人要買,那人出價五十萬兩!不過,我沒賣!”

“五十萬兩?”

蘇墨晚得意洋洋,說要考慮賣掉,又說有空還要多畫幾幅。

樓千雪眉頭跳瞭跳,脫口而出道:“我給你六十萬兩,把畫像給我,也不準再畫。”

“真的?”

“當然是真的。”

“成交!”

成交之後,蘇墨晚就把畫像拿來給她看瞭。

樓千雪當然是要打開看的。

畫的確很出色。

雖然隻有蘇墨白本人八分的神韻,但足以勾引有錢人傢的小姐瞭。

怪不得有人願意出價五十萬兩。

看完,她很淡定地把畫卷瞭起來。

“沒想到你畫技這麼好。”

蘇墨晚得瞭誇獎,飄飄然,嘴上卻說瞭兩句謙虛的。

樓千雪叮囑道:“我買畫像的事,你別告訴蘇墨白。”

“為什麼?”

“我是買主,你得聽我的。”

“好好好,買主,聽你的!”蘇墨晚笑得像個奸商,“不過買主,你什麼時候付錢?”

她和蘇墨白,真的很像。

樓千雪道:“等下個月,我沒帶這麼多銀票在身上。”

她不是誑蘇墨晚的,她真的有錢,總共一百萬兩。

不過,那是母親留下的,她從未動用過。

隻聽蘇墨晚又道:“我這裡還有另一幅畫像,你要不要買?”

“什麼畫像?”

“畫的慕容景,我和你說,真的好看,他笑瞭的。”

“情人眼裡出西施。”

“一句話,買不買?”

“我買他做什麼?拿回去貼門上嗎?”

“……真不識貨!”

兩人又貧上瞭。

大概是看出她有點累,蘇墨晚收住瞭架勢,又叫來個俊俏的丫鬟,吩咐著讓帶她去後面客房歇息。

樓千雪也不和她客氣。

洗漱完躺倒在客房的時候,她便想兒子瞭,想完兒子,又想到蘇墨白。

他應該知道她在秦王府吧?

想著想著,她便沉沉睡瞭過去。

第二日,她出瞭府。

蘇墨晚說,蘇墨白那畫像之前是掛在畫樓裡的,她便想去瞧瞧那畫樓。

輾轉打聽之後,她終於摸到瞭地方。

畫樓牌匾上寫著‘忘歸樓’三個字,看外觀,一共是三層。

進去之後,才知道一樓是賣首飾,二樓是賣成衣,三樓才是賣字畫。

生意還不錯。

她上瞭三樓。

上去之後,便看見個略顯纖瘦的人在和店裡夥計交談。

樓千雪聽見那人道:“蘇墨白的畫像呢?賣給誰瞭?”

隱隱有怒氣。

夥計陪著笑道:“對不起啊雲舒公子,這是我們老板做主賣的,賣給誰瞭,我們做下人的哪裡知道!”

雲舒公子?

雲舒?雲姝?

樓千雪仔細將那纖瘦身影打量,隨即腦中一片亮堂。

百裡雲姝!

這人好色,所以會看上蘇墨白的畫像,而且是個很得寵的公主,所以她有錢出五十萬兩。

沒錯瞭,絕對是百裡雲姝瞭。

樓千雪是醫者,她一眼就能看出來,百裡雲姝是女扮男裝。

“這位公子,你要買蘇墨白的畫像?”她走過去。

百裡雲姝身形與她相當,偏頭看她,“你是誰?忘歸樓的老板?”

樓千雪冷冷一笑:“我是買瞭蘇墨白畫像的人。”

說完,她就往茶桌那邊去瞭。

剛剛坐下,百裡雲姝果然就跟過來瞭。

她在她對面坐下。

兩人隔著長長的桌子,互相打量。

女人的直覺是敏銳的,她和百裡雲姝,互相不喜歡。

她不說話,百裡雲姝居然也沉得住氣,兩人就這麼對坐瞭半盞茶的功夫。

直到有人上樓來。

是蘇墨晚。

她那神情,一看就是來看戲的。

樓千雪皺眉看向她:“不是讓你好好休息,怎麼又出來瞭?”

蘇墨晚笑著走過來,“我來看看你準備賣多少錢,倒手就大賺,很劃得來啊。”

說著,她就到瞭身邊來,目光卻是看向百裡雲姝的:“要買畫像的,想必就是這位姑娘瞭?”

對面的百裡雲姝面色微變。

樓千雪卻笑瞭。

“你眼睛倒是毒辣。”這是真心的誇贊。

蘇墨晚也笑:“多謝誇獎。”

蘇墨晚沒有坐下,就倚在她的椅背旁,看熱鬧不嫌事大道:“不是說你們在商量價錢嗎?商量得如何瞭?”

本王不吃軟飯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