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血腳印

福根瞪大眼睛,看著木頭人問我,真是怪瞭,兩個小小的木頭人,居然能起那麼大的作用?

我跟他說,木頭人代表的是一種勢,並且被人施瞭法,能起到不可思議的效果。

大夥這才服瞭氣,果然,福根再開車的時候,很順利的從橋上開瞭過去。

經過這件事,車上的人有些對我刮目相看瞭。

他們的恐懼心理也減輕瞭很多。

隨著車子一路前行,荒村已經出現在是視野之中瞭。

在白天看來,荒村顯得更加的蕭瑟,因為整個村子都靜悄悄的,房舍顯得特別的破敗。

福根的車子還沒有停好,老盧指著前面說,“你們看,那是什麼?”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我們看到的是那兩棵高大的白楊樹。

而在樹上掛滿瞭黑色的一尺多長的東西,由於距離較遠,看得不太清楚,它們就跟黑色的果實似的,在風中搖曳著。

汽車停下之後,大夥都往村子裡走。

那些年輕人都很緊張,手裡緊緊握著木棍之類的東西。

在離白楊樹數米遠的時候。我們終於看清楚瞭樹上的東西,那居然是黑貓的屍體!

兩棵樹上的屍體加在一起足有上百隻。

我看瞭胡大仙一眼,我們昨夜來的時候,還沒看到這些貓屍的。

而那個時候,它們跟著老陳頭一起圍攻我們。

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短的時間裡就變成瞭屍體掛在瞭樹上。

它們的樣子讓我想到瞭小丁,小丁的屍體也是掛在白楊樹上的。

大夥仰著頭望著樹上的貓屍,看到村民心驚膽戰的樣子,老盧說,據說荒村以前就有個風俗,叫狗隨流水貓掛樹,就是說死瞭的狗都扔進水裡,而貓死瞭會掛在樹上。

我覺得他的說法不對,因為村裡根本就沒人瞭,不可能有人把貓掛在這裡的。

還有就是昨晚沒有見到它們,它們被掛在這裡,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過為瞭避免引起恐慌,我並沒有說什麼。

從剛才橋下的厭勝術,到現在的貓屍,肯定是有人知道我們會來,所以才弄出來的,不知道他有什麼目的。

我們小心翼翼的從白楊樹下面經過,就在這時,就跟熟透瞭的果實似的,貓屍幾乎同時從樹上掉瞭下來。

大夥一陣驚叫,拼命似的逃瞭過去。

有些人還是躲避不及,被貓屍砸瞭個正著。

貓雖然死掉瞭,可是爪子還是很鋒利的,抓在身上會留下一道大口子,剛剛進村就有人受瞭傷。

大夥的眼裡都有驚恐之色。

我撿起一隻貓屍來看瞭看,這才發現,它們的脖子上都掛著一根紅繩。

有人用紅繩把它們吊在樹上的。

看貓屍的樣子,應該是在死後才被吊上去的。

把這麼多的貓屍掛在樹上,肯定會非常費力氣的。

胡大仙捏著貓的嘴巴,看瞭看它們的嘴裡。

貓屍的舌頭發黑,喉嚨裡還有血,看樣子應該是被毒死的。

胡大仙沾瞭一些貓屍嘴裡的黑血,放在鼻子下面聞瞭聞。

他皺著眉頭說,血的味道很臭,它們像是中瞭屍毒而死的。

“什麼?屍毒?”黑貓怎麼會中屍毒而死?

如果是用毒藥藥死的還可信一些,這麼多的貓怎麼會都中瞭屍毒?

我讓大夥小心一些,之後我們站起來往村子裡走。

已經到瞭下午時分,這個時候天黑得很早,白天還好,如果天黑瞭,估計沒人敢留在村子裡瞭。

我們商量瞭一下,老盧說,不如我們分開尋找吧,找到失蹤的人就立刻離開這裡。

他說的也有道理,老盧說,他帶著村民逐戶的搜尋,而我跟胡大仙等三個人從另一條街開始搜。

我問老盧,你們不會害怕吧?

老盧說,有什麼好怕的,大白天的,我們還有這麼多的人!

既然他們都這麼說瞭,我也不好多說什麼,讓他們小心一些,並告訴他們,如果找到瞭人,就打個電話,我們一起回去。

老盧點點頭,帶著人往另一條街而去。

離白楊樹不遠就是土地廟,丁當就是在小廟裡的找到的,也不知道村民會不會在小廟裡。

我們三個決定先到小廟裡去搜一遍。

看到半掩著的廟門,胡大仙嘆瞭口氣,我知道他想到瞭陳慶海。

昨晚陳慶海還在我們的身邊,現在卻生死不明的,人生真是無常啊。

我跟他說,別多愁善感瞭,得趕緊找人,誰知道時間長瞭。他們會不會變得跟老陳頭一樣?

因為據福根所說,剛開始的時候,老陳頭隻是病得很重,到後來才變成瞭那副樣子。

我問胡大仙,以前跟陳慶海很熟嗎?

按說他是陰陽先生,並且還會些道術,不應該這麼容易就被換瞭氣的。

胡大仙說,在他去省城之前一直跟陳慶海混的,老陳這個人不會有問題的,或許是對方的術太邪門瞭,而老陳毫無防備的,所以才會中瞭招。

聽他這麼說我點點頭。

這個時候,我們已經進瞭小廟。

頭骨仍舊放在裡面的小房間裡,奇怪的是,地面上還有一排血腳印,好像是有人踩到瞭血之後才走進這座房間裡來的。

腳印從小門那裡開始,然後一直延伸到頭骨的邊緣處,之後有憑空不見瞭。

令我們不解的是,小屋的外面沒有腳印,而腳印是往裡面走的,又沒有回來的痕跡。

總共不過十幾個,就跟一道血線似的。

阮夢瑤說,昨晚我們來的時候還沒有腳印,而留下腳印的人就跟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瞭似的。

我也沒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這個村子裡有很多不對勁的地方,讓我們有些摸不到頭腦。

胡大仙蹲下用手指沾瞭點血跡,血跡還是粘稠的,腳印留下的時間應該不長。

他聞瞭聞血的味道,並用手指捻瞭捻,然後說,應該是貓血,會不會是殺死貓的人留下的?

一個人不可能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的。

我把那些頭骨翻到一邊,或許地下有密室之類的,留下腳印的人肯定進到地下室裡去瞭。

我們把頭骨翻開瞭一大片,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可是在下面卻發現瞭一行字,“快離開村子!”

字也是用貓血寫成的,我們站在一邊仔細的看瞭看字跡。

胡大仙說,這些字是王濤留下的,他的筆跡我認識的!

我也認瞭出來,很明顯這些字是留給我們看的。

王濤對我們的習慣非常瞭解,他知道我們會根據血腳印搜尋,並會把頭骨翻開,看到下面的字。

隻是他為什麼要弄得這麼麻煩?好像有什麼苦衷似的。

不過讓我高興的是,王濤肯定沒死,因為死人是不可能給我們留字的。

而腳印也是他留下的,目的就是為瞭讓我們看到那幾個字。

他很隱晦,不知道在忌憚什麼,既然知道我們來瞭,完全可以出來見面,有麻煩我們可以一起解決的。

“王濤,你給我出來!”我大聲的喊道。

聲音在小房間裡回蕩著,卻沒有人回應。

我們要不要聽他的話離開村子?阮夢瑤問我。

我也有些拿不定主意,王濤知道我們都不是簡單人物,還留字提醒我們,說明村子裡一定有我們想象不到的危險。

可是村民還沒找到,我們不能就這樣離開的。

我跟她說,不能走,否則那些村民就有危險瞭,無論如何都要在天黑前找到他們!

胡大仙也贊成我的想法。

我們從小廟裡出來,一間房一間房的搜索,一直從街頭搜到街尾。

卻一個人影都沒有找到,而老盧他們一直也沒跟我們聯系,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找到些線索。

我讓胡大仙給老盧打電話。

胡大仙打瞭好一會,然後跟我說,電話一直都沒有打通。

難道是這裡沒有信號嗎?

我把電話拿出來,信號是滿格的,打電話應該沒問題的。

我問胡大仙,電話怎麼打不通?

胡大仙說,電話倒是能夠打通,可是對方卻一直也沒有接。

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趕緊給福根也打瞭電話。

結果效果都是一樣的,電話那邊鈴聲在響卻沒人接聽!

胡大仙跟我說,這下更麻煩瞭,也不知道他們去瞭哪裡,我們先不要搜瞭,別村民沒找到,這些人再失蹤瞭!

他說的也是我最擔心的。

我們往老盧他們搜索的那條街跑過去,也不知道他們搜到瞭哪裡,就從街的中央開始搜索。

有些人傢的門是開著的,院子裡有雜亂的腳印,應該是老盧他們來過。

可是在一連走瞭幾傢之後,院子裡的腳印不見瞭。

胡大仙說,他們沒到過這裡。

可是這麼長時間,正常來說,他們應該整條街都搜完瞭。

“會不會是因為害怕,悄悄的回村去瞭?”阮夢瑤問我。

我覺得不可能,就算是回去,也會跟我們打個招呼的。

這隻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他們也出事瞭!

魯班書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