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字一出,氣氛肅殺不少。

寧濤冷漠,臉上浮現出瞭鐵血之意,不善的掃視著眼前這幫人。

看來事情要比夢龍君說得更嚴重,這幫人居然打算圍攻太極宗,連暗箭都使出來瞭,那上面還有劇毒。

如果剛才他沒趕到,恐怕段黑不死也要重傷,比賽肯定是不行瞭。

正因如此,他才怒下殺手。

“師祖,小心點,這幫人恐怕是早就已經預謀好的,宗主來之前就跟我說過,盡力而為就好,千萬不要把命丟在這裡,一起來,就一起回去。”

風無痕擊敗對手急忙道。

一旁的段黑,狂刀等人咬牙不語,臉上居然都湧出瞭一抹瘋狂。

“雜種們,有種來啊……”

“唳唳……!”

龍鷹憤怒的鷹啼者,一雙巨翅不斷地拍打著狂風,天生掌握風之力。

而五個宗門,虎視眈眈。

青雲府,一個錦袍青年忽然走出,很狂妄,目中無人,譏諷的看瞭寧濤一眼,挑釁道:“你就是寧濤?”

“你是誰?”

“本大爺就是鼎鼎大名的李天琪,記好瞭,因為他將是殺死你的人。”

錦袍青年傲然道。

一聽此言,寧濤淡淡的笑瞭,瞇著眼道:“聽說瞭,但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要殺我,難道我們有仇?”

“哈哈……!”

“殺一個人還需要理由嗎,尤其是殺一個廢物,本大爺一直有件事想不通,你們太極宗是弟子不夠嗎,居然派個爺爺輩的來跟我們打。”

“萬一不小心,把你們的爺爺輩的給打碎嘍,你太極宗的太上長老不會哭喊著來找本大爺的麻煩吧,好怕怕,啊哈哈……”

錦袍青年笑得臉通紅。

五個宗門上百位弟子嘲笑,神色中滿是輕蔑,估計這是大比頭一個。

弟子之間的比拼,太極宗居然派瞭一個太上長老,你說可笑不可笑。

“哈哈……!”

段黑等人怒火攻心,眼前這一幕他們早就料到瞭,知道會成為別人的笑柄,所以早就有瞭一個準備。

不過一聽見這笑聲,還是如針刺。

“該死的混蛋!”

“哼,想試試你爺爺的厲害嗎,不怕死的可以來試試,你寧爺爺我照單全收,”寧濤單手持槍而立。

一點寒芒,如戰神般無所畏懼。

場中冷笑漸漸,太極宗加起來才二十個人,而他們加起來有上百人。

不用想,妥妥贏定瞭。

但不待李天琪得意,開山宗,一個抱臂的黑袍男子,沉穩如山,眉頭卻皺瞭一下,似乎有一些不喜。

隻見他走出一步,淡淡道:“開山宗,楊明,有一點我想對你說清楚,我就是沖著你太極宗而來的。”

“但我這個人最討厭落井下石,也憎恨不公平,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們出手,我希望能在第三關時遇到你,到那時,我會親手奪走地煞之名。”

“用真正的實力,一較高下。”

說完,直接扭身便走。

李天琪臉一變,似乎是想呵斥他,但轉念一想,硬讓他給憋瞭回去。

赤焰宗,一個把玩著火焰的紅發男子好奇地打量著寧濤,一身火紅長袍,頭發中還摻雜著火紅色,而那身上的滾燙氣息,竟讓他感覺很親近。

一個遐想,讓他不禁惡寒。

當即道:“有意思,我從你的身上聞到瞭火焰的氣息,很純粹,很迷人。”

“看來你也是火焰修行者,希望在第三關時,能吞瞭你的火焰。”

“哼,那你也最好祈禱別讓本少把你烤成人幹,我的火焰,你碰不起,”寧濤一甩火紅長袍,淡淡道。

“哼哼……!”

火焰男子嗤鼻,扭頭便走。

“赤炎兄,難道你就這麼走瞭嗎,我們之前可是說好的。”

李天琪臉色難看。

“李兄,我是說過會對付太極宗,但你別忘瞭這是比賽,你們每個人都是我的敵人,其中,也包括你……”

火焰男子越走越遠。

那留下的兩宗弟子猶豫不決,因為從太極宗身上,他們看到些北之令。

明明占據優勢,豈能不奪。

要是再到下面去找,那幾率就更渺茫瞭,現在搶奪是最好的手段,他們中有的人,可是一枚北之令都沒有。

“怎麼辦?”

“咕嚕!”

李天琪眼一寒,陰冷的看瞭一眼離去的二人,隨即大喝道:“諸位,咱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豈能這麼放棄。”

“我李天琪向大傢發誓,隻要擊敗瞭太極宗,他們的北之令都歸你們,隻要我們聯合起來,都能晉級。”

“真是可笑!”

}最√新&!章n%節¤上0x

“你們看看,他連自傢宗門的師弟都顧不全,還會有心情顧你們,別傻瞭,”風無痕譏諷道。

幾十個人臉色變幻,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必須要抓緊時間決定。

李天琪見狀,悄悄一揮手,示意眾人圍上去,誘惑道:“別信他的鬼話,隻要擊敗他們,這都是你們的。”

“聽我號令,大傢一起上。”

話一出,寧濤等人身體繃緊,已經漸漸被逼到瞭山頂角落。

再退,就是最高的懸崖。

“殺!”

“哼,住手!”

忽然傳出一道輕喝,劍光一閃。

幾十個人的眼睛都被雪亮的劍光晃瞭一下,沖出去的腳掌頓時一頓。

“什麼人,找死嘛?”

當眾人驚怒看去,頓時見到瞭一位白袍青年,背著一柄普普通通的鐵劍,孤身面對這幾十個人。

李天琪瞳孔一縮,竟驚叫道:“怎麼會,居然是你,劍無雙!”

“什麼!”

幾十個人聞聲大驚,腳掌下意識的就退瞭一步,哪怕有幾十個人。

這是出於對此人的一種敬畏。

段黑等人激動瞭,這種妖孽人物居然會幫他們,萬萬想不到啊,要知道,他可是能和北域第一天才角鬥的存在。

太…太驚人瞭!

寧濤一撓頭,也想不通為什麼,不過能看出這傢夥是真幫忙。

“劍無雙,難道你打算幫這些傢夥嗎,寧可和我們作對?”

李天琪臉色陰沉如水。

“呵呵……!”

“我無意與你們為敵,因為你們還不配,不過我受一位宗門前輩之托,自然不能食言,不然沒臉回去。”

劍無雙輕笑一聲。

瞥瞭一眼寧濤,又若有所思道:“你們也可以認為,我是在救你們。”

極品透視學生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