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的正是三師兄。

他一臉高興,一進來,目光就搜尋樓千雪。

連翹和二師兄,被他忽視瞭個徹底。

見樓千雪在亭子裡,他風風火火走瞭過去。

連翹先前還沒有理由過去,現在,正好有瞭借口,她道:“二師兄,咱們也過去!”

二師兄其實不怎麼想去。

但怎麼說,連翹也是他們寵瞭十來年的師妹,這會兒即便知道瞭她心思,也隻能由著。

樓千雪還沒來得及將好消息告訴慕容景,三師兄就來瞭。

“小師妹!恭喜啊!”

很顯然,他已經知道瞭,是特意過來的。

聞言,慕容景與百裡雲瀾齊齊看向他,然後又看向樓千雪。

樓千雪朝著慕容景輕輕頷首。

慕容景眉頭動瞭動,卻什麼也沒說。

原本,他是打算,趁夜色去偷一支出來的,剛剛與百裡雲瀾說話,就是在旁敲側擊,探聽雪靈芝所在。

他知道百裡雲瀾對這裡熟得很。

沒想到,卻是用不上瞭。

連翹與二師兄剛剛走近,就聽瞭這麼一聲,她愣瞭愣,隨即失態問道:“三師兄,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是師父給小師妹準備瞭一支雪靈芝而已。”

三師兄笑著道。

連翹頓時就好像被雷劈瞭一樣,整個人都呆住瞭。

等她回神,便是尖聲質問:“師父為什麼要給她!她又沒闖過最後一關!”

三師兄淡淡瞥瞭師妹一眼,“這個你得去問師父瞭。”

連翹滿心的不甘。

雖然她是挺喜歡和小狐貍精一起的那個俊美公子,但是,師父如此沒原則,還是讓她很難接受!

她瞧瞭慕容景一眼,見對方壓根兒沒有註意自己,便咬瞭咬牙。

“客人就交給二位師兄瞭,我先走瞭!”

說完,她很快轉身,墨色的裙擺蕩起一個漂亮的弧度。

兩個師兄自然知道她要去哪兒,二師兄有點擔心,三師兄隻是聳瞭聳肩,暗道,師妹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瞭。

雖然隻是短短一日,但三師兄對她的關照,樓千雪全記在心裡,她鄭重和三師兄道瞭謝。

“相識就是有緣啊。”

三師兄擺瞭擺手,又道:“時候也不早瞭,幾位早些休息吧。”

說完,他便給二師兄使眼色,兩人一道走瞭。

百裡雲瀾見兩人有話說,也很識趣地進瞭客房。

“拿到瞭?”慕容景問。

樓千雪點頭,“嗯,天山派掌門說,那是給我娘的,不管如何,到手就行。”

她臉上結瞭血痂,在暗黃的光影下,看著格外地慘烈。

慕容景主動道:“是蘇墨白給本王傳瞭信。”

樓千雪沒想到會是這樣。

她驚訝道:“是他?”

“嗯。”

樓千雪愣瞭愣,難道,他一直派人註意她的行蹤,所以才會知道她來瞭北界?

他沒親自來,卻是給慕容景傳瞭信,說明他抽不開身。

樓千雪斂瞭斂眸子,談不上失望。

她問道:“墨晚如何瞭?她還好嗎?”

慕容景道:“藥王前輩來看過瞭,說是要再請一個舊友來看,才能下定論。”

樓千雪點頭。

這個她知道,舅舅和她說過瞭。

見慕容景眉心微蹙,她道:“舅舅說,那舊友傢裡有許多擅蠱之人,一定有辦法的。”

慕容景嗯瞭一聲。

見時候不早瞭,樓千雪又道:“明日卯時初,咱們就動身出山。”

“好。”

樓千雪正要說,讓他也去休息,忽然見他白皙手背上有殘留的血跡,這才想起來,她之前問他有沒有受傷,他說的是‘無礙’。

“你是哪裡受傷瞭?”她緊張道。

慕容景見她臉色變成這樣,便將手往石桌上一放,道:“小傷而已。”

隻見他虎口崩裂開來,血肉猙獰。

樓千雪立即掏出袖子裡的藥,又拿出懷中幹凈的帕子來。

慕容景倒也沒有拒絕,由著她上藥包紮。

院門處,去而復返的連翹正好看見瞭這一幕,氣得胸口起伏,轉身又走瞭。

這回,她是一點顧忌也沒有瞭,直直奔著師父的寢殿而去。

似是知道她會來,男人並未休息,而是坐在寢殿外的大殿裡,他微微抬眸,看向洶洶而來的七徒弟。

“有何事?”

連翹氣得眼眶都紅瞭。

尤其是看見不遠處那個大箱子,她控制不住,脫口而出道:“師父,您為何如此偏袒一個外人!”

“偏袒外人?”

男人似是不知道徒弟在說什麼,微微挑眉。

連翹看師父裝傻,更氣瞭,她微微側瞭身子,染著丹蔻的手指直指檀木箱。

“那裡面是雪靈芝吧?那女人明明輸瞭比試,師父為何還要給她!”

男人淡淡道:“這是為師的私事,你不要多問。”

“我為什麼不能問啊!”

連翹今晚被刺激得厲害瞭,便失瞭分寸,“師父,我是您的弟子!是天山派的人!這雪靈芝是咱們天山派的東西,是不是得按規矩來?!”

男人眉目不動,卻起瞭威嚴。

“你在質問為師?”

連翹被師父冰冷的眼眸看得一顫,頓時就清醒瞭,“不,不是!師父,我的意思是……”

男人收瞭眸中冷意。

他想瞭想,問道:“連翹,你拜入為師門下已經整整十年,可有後悔過?”

這話,讓連翹心底一顫。

難道,難道師父知道……

她驚慌起來,不知道師父這話是什麼意思,“師父……”

男人瞧著徒弟慌亂的模樣,心頭嘆息一聲,面上卻不動聲色:“如果你想出去,為師可以替你除名。”

連翹心頭又是一震。

師父這是知道她盯著那俊美公子看瞭!

原本,她的確是存瞭點心思的,那人長得好看,又年輕,還渾身貴氣,若是能……她覺得是有點盼頭的。

可是剛剛,她親眼瞧見小狐貍精給那公子上藥,便又覺得,被小狐貍精碰過的東西,再好看,她也不要!

想來想去,還是待在師父身邊最為穩妥!

所以現下,連翹趕緊表態道:“師父你別誤會,我是看那公子與百裡太子相熟,便有些好奇罷瞭!”

男人怎麼會不知道小徒弟的心思。

他懶得拆穿,隻悠悠道:“那是雲墨的秦王,雲瀾是他二妹夫,兩人當然相熟瞭。”

“秦……秦王?!”

連翹驚得瞪大瞭眼,嘴巴微微張開,倒吸瞭一口涼氣。

那就是雲墨秦王?!

怪不得!那一身的貴氣渾然天成!原來是手握重兵的戰神王爺!

難怪他能和師父過那麼多招!

連翹剛剛熄滅下去的野心又冒瞭起來,這樣厲害的男人,如果被他看上瞭,榮華富貴自是不在話下吧?

這麼想著,她心口便咚咚直跳。

不過,她可不敢表現出來,隻規規矩矩道:“原來是雲墨的秦王殿下,怪不得身手這麼不凡。”

男人問瞭句:“客人可安排妥當瞭?”

連翹心下一凜,不知道三師兄有沒有在師父跟前說她壞話……

她微微低垂瞭腦袋,恭敬道:“回師父,已經安排妥當瞭,那邊稍冷,我讓弟子們在客房裡加瞭火爐子。”

“嗯。”

男人抬瞭抬眼皮,“可還有事?”

連翹趕緊道:“沒瞭,師父早些歇息!”

臨出門之前,她又看瞭那大箱子一眼。

殿門外風大,吹得她衣擺晃瞭晃。不得不說,隻看天山派裡,她的確是一枝獨秀,別的女弟子,哪兒有她來得水靈窈窕?

二十六的年紀,看著卻像是雙十年華的姑娘,隻這一點,就足夠讓她驕傲瞭。

連翹整理瞭一下衣襟,瞧著那誘人的波瀾,頓時得意地彎瞭彎唇角。

一轉眼,她心下就準備好瞭一個由頭,遂邁開婀娜步子。

走出去沒多遠,她便蹙眉站住瞭。

“出來!”

後面的拐角裡,慢慢現出一個人影來。

“四師兄,你跟著我幹什麼?!”連翹以前挺享受的,但是現在,她有點煩瞭。

四師兄幾步走近,悶悶地道:“師妹,你要去哪兒?穿得這麼少,你回房去吧。”

“我要去哪兒是我自己的事,你管不著!”

連翹懶得應付瞭,連好臉色都不願意給他。

四師兄想起兩刻鐘之前兩人在殿角裡說的話,滿心酸澀,難過得很,他有些卑微地道:“師妹,我到底哪裡不好?”

連翹繃著臉,冷冷地道:“四師兄,這個我們剛剛不是說得很清楚瞭嗎?”

“我還是不能接受!”

四師兄吼出瞭自己內心的想法。

他覺得自己是所有師兄弟裡最疼師妹的,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來給她!

他做到瞭所有能做的!

師妹之前雖然也含糊拒絕過,可她從來沒有像今日這樣斬釘截鐵,一點希望都不給他留!

四師兄的呼吸漸漸粗重起來。

他赤紅著眼。

“師妹,你是不是要去客院?是不是要去找那個男人?”

連翹習慣瞭唯唯諾諾的師兄,這樣的師兄讓她覺得陌生,也就更加生氣:“還是那句話,我要找誰,是我的自由!你讓開!”

四師兄沒讓,他松開瞭緊攥的五指,有粉末在風中飄散開來。

翌日一早。

天色還未亮,灰蒙蒙的。

樓千雪早就醒瞭,她欲開門出去,卻聽見送熱水的兩個女弟子在外面輕聲嘀咕。前面那人說瞭什麼她沒聽見,隻聽見後面那人道:“對啊,聽說師尊很生氣!”

本王不吃軟飯茄子app破解版免次数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