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展堂也是做慣操刀殺生營生的人,膽氣一向雄豪,雖然這馴鼠人說的離奇,他仍舊並不在意,笑道:“既是你傷人在先,老逃避也不是辦法,還是向人傢道個歉,給點補償,爭取將這恩怨化開來吧!”

那馴鼠人又面色一苦道:“他追瞭我數年,期間我向他道歉無數次瞭,也願意做出補償,要是能化解,早就化解瞭,那梨園的主不單單是要補償,他是要泄心頭之恨,要我的命!”

“而且此人自從瞎瞭一隻眼之後,性格大變,變得偏執無比,不但執意要我的性命,就連幫助我的人,都會受到株連,而且不知道他從哪裡學瞭一些梨園秘術,使用起來詭異驚人,凡與我親近者,無不受其殘害,今日恩公救我與危難,還傷瞭他的寶貝墨玉玲瓏,以他的性格,此事隻怕難以善瞭。”

李展堂一聽,也覺得這梨園的主子有點太過瞭,當下嘿嘿一笑道:“你怕他那是你心中有愧與他,我還怕他不成,他不與我為難也就算瞭,他要想對我動手腳,我讓他出不瞭李傢圍。”

那馴鼠人急忙說道:“恩公千萬不要與他做義氣之爭,此人手段極為詭辣,之前我有三兩好友,也是自恃手段,結果都吃瞭大虧,兩個殘疾,終生不起,一人甚至都沒挺過去,直接丟瞭性命,要不是我不是他對手,早就找他決一生死去瞭,此番恩公救瞭我,隻怕也難免禍事,無論如何,我也不能再讓恩公為我蒙災,我這就去尋些幫手來,在我離開這段時間之內,如有異常,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一邊說話,那馴鼠人一邊伸手拿出一根鋼針來,戳破中指,滴瞭滴血在李展堂手中的小白鼠口中,那靈鼠血一入口,頓時雙目之中紅光一閃。

那小白鼠雙目之中,紅光一閃即逝,在李展堂的手掌中,顯得更加精神瞭起來,順著李展堂的手臂,哧溜溜爬到瞭肩頭上,對著李展堂的耳朵嘰嘰直叫。

那馴鼠人隨即說道:“我離開之時,這靈鼠自會護你,奈何靈鼠體小力弱,隻能起到示警的作用,所以靈鼠一有異動,恩公千萬小心。我此番前去尋友人來助,多則五日,少則三日,必定歸來。”

一句話說完,那馴鼠人轉身就走,走得幾步,又站定身形,轉頭看瞭一眼在李展堂肩頭上的小白鼠,又說道:“恩公,傢中如有養狗,千萬要拴起來,別讓狗拿瞭靈鼠。”

李展堂見他說的嚴重,心中已經泛起瞭嘀咕,自然決定按馴鼠人所交代行事,一聽到馴鼠人提醒,立即就一點頭道:“你要不說,我還真給忘瞭,自古以來,狗拿耗子,我傢中還真養有一條大狼狗,正宗狼犬,有半人高,七十多斤,平日裡我總是以生肉喂食,性情十分兇悍,外人靠近它,一定會受到攻擊,正常都是用大拇指粗的鐵鏈子拴起來的,傢中無人之時,才放開鎖在院子裡看傢護院,我一回去,就給拴起來,你放心好瞭。”

那馴鼠人一點頭,轉身離去,上瞭公路,搭上汽車,絕塵而去。

李展堂在李傢圍做瞭二三十年殺豬賣肉的營生,自然養成瞭一股兇煞之氣,雖然被馴鼠人一番說辭弄的心裡有點發毛,卻也並不覺得懼怕,馴鼠人一走,他就將小白鼠往口袋裡一揣,直接回到瞭肉鋪。

那小白鼠甚是乖巧,李展堂賣瞭一上午的肉,那小白鼠就在李展堂的口袋裡一動不動,一直等到豬肉賣完瞭,才從李展堂的口袋裡鉆瞭出來,李展堂兩個徒弟一見,也是一樂,問李展堂這小白鼠哪來的,李展堂就將事情一說,兩個徒弟本是年輕人,更是不信這些,當下師徒三將肉案收拾瞭,就回傢瞭。

李展堂常年殺豬賣肉,確實賺瞭不少,前後兩進的大院子,後面三層四間的樓房,前面一排四間的平方,前面還有大門樓子,兩扇朱漆大鐵門,屠宰場就在院子裡,在李傢圍,也是數得著的人傢,唯一一點美中不足,就是沒有個看傢守戶的人。

所以平日李展堂一出肉案的時候,都是將大狼狗放開在傢看傢護院的,那大狼狗日日以生肉為食,甚是兇悍,普通人還真不敢靠近。隻是今日有點反常,往日爺三個一回來,離老遠,那大狼狗就開始撲騰大鐵門瞭,可今天門都開瞭,也沒見那大狼狗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那小白鼠哧溜一下鉆瞭出來,嘰嘰叫個不停,接連叫瞭十來聲,又哧溜一下鉆進瞭李展堂的口袋,在口袋裡簌簌發抖。

李展堂並沒有多想,隻當是那小白鼠嗅到瞭傢中大狼狗的味道,心生恐懼罷瞭,就惦記著要將大狼狗拴起來,免得傷瞭小白鼠,當下吆喝瞭兩聲,仍舊毫無動靜,不由得好奇,就到瞭裡進院子,抬頭一看,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隻見傢中那條大狼狗被直挺挺的掛在豬肉鉤子上,大鐵鉤子刺穿瞭大狼狗的脖子,直接從大狼狗的後頸處穿瞭出來,舌頭伸出口齒外面好長,原先一雙兇目,已經沒有瞭光澤,顯然是救不活瞭,血順著脖子下的皮毛往下淋,將整個肚皮都染成血色,地面上更是血跡斑斑,而且血液尚未凝固,應該是剛死沒一會兒。

這大狼狗跟隨李展堂多年,雖然對外人兇悍,但甚是聽李展堂的話,李展堂出門賣肉,隻要交代一句,就仿佛能聽懂一樣,就算鐵鉤子上掛有生肉,也絕對不會躥上去吞咬的,李展堂畢竟也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許多年的人物,一見這般景象,就知道那馴鼠人說的是真瞭的,他那對頭,當真對自己下手瞭。

剛想到這裡,李展堂的大徒弟也驚呼瞭起來:“師父,快來看看,圈裡三頭豬全都死瞭。”

李展堂一聽徒弟喊叫,心更是往下一沉,殺狗還情有可原,畢竟如果有人潛進來的話,傢中大狼狗是會攻擊對方的,將豬都弄死瞭,卻不明白是幾個意思?

他來沒走到豬圈,小徒弟又喊叫瞭起來:“師父,咱傢的雞鴨鵝全都死瞭,誰這麼缺德,將這些扁毛畜牲全都弄死瞭,還擺的整整齊齊的。”

李展堂心頭又是一驚,陡然想起自己的師父曾經說過一件事,說以前的老三百六十行,實際上隻有七十二行,七十二行裡又各分數個小行當,衍生成瞭三百六十行,在這七十二行裡,有一個大行叫暗青子,現在話說就是殺手,由於大部分殺手都是暗殺,後來這暗青子就成瞭暗器的代名詞,實際上,暗青子是一大行當的名。

這暗青子分十八樓,可不是真的十八層樓房,而是十八個殺人的級別,每五樓為一個階層,最高三樓各自為一階層,具體怎麼劃分的不清楚,但其中有一種說法,叫雞犬不留。

這個怎麼解釋呢?就是殺手在取人性命之前,會先將對方傢中的所有活的牲畜全部殺光殺盡,給對方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然後一個一個的殺仇傢的親人子嗣,將正主兒留在最後,正主兒眼見親人一個接一個的慘死,卻無能為力,心中悲憤可想而知,說白瞭,就是從心裡上摧毀對手的一個策略。

當然,這種手法過於殘忍瞭一點,且不說江湖有規矩,禍不及傢人,雞犬隻不過畜生,與人類的仇恨有何關系,所以比較為人所不齒,到瞭民國後期,這些手段就逐漸沒人用瞭,新中國成立之後,法律逐漸健全,殺手整個行當都轉入瞭地下,幾乎銷聲匿跡,隨著火器的盛行,更沒有人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瞭,都是一槍崩瞭拉倒,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遇上這種事情。

一想到這裡,李展堂立即將兩個徒弟叫到瞭近前,幹什麼呢?讓他們先各自回傢,等他的話,為什麼讓兩個徒弟離開呢?李展堂心中明白,真要是遇上瞭暗青子行當裡的好手,這兩個徒弟留下來也是個死,他死無所謂,兩個徒弟還年輕,所以他也沒說是什麼事,就說是傢中遭瞭賊,弄死瞭這些畜生,還沒來及弄走,自己等爺三就回來瞭。

兩個徒弟年輕,也不懂這些,一聽說遭賊瞭,立馬就要報警,被李展堂制止瞭,李展堂清楚,死瞭幾個畜生,警方不會重視的,無非也認為是遭瞭賊,自己要說出此事是因為一個老鼠而起,說不定還不會嘲笑一頓,還不如自己解決,兩個徒弟見李展堂不許報警,還前後院子翻瞭一遍,確定沒人瞭,才離開瞭各自回傢,臨走還一人帶瞭一隻死雞。

兩個侄子一出門,那小白鼠就哧溜一下鉆瞭出來,又對著李展堂嘰嘰直叫,李展堂這回上心瞭,知道這小白鼠極具靈性,對著自己叫喚,就是示警,那小白鼠叫喚兩聲,忽然簌簌發抖瞭起來,一下鉆進瞭口袋,連頭都不敢露瞭!

詭行記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