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陳永華帶著薛琴走進許伊和表姐蘇可兒待的貴賓房的時候,許伊看到陳永華身後的薛琴,先是一愣,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接著就從座位上站瞭起來,小跑到薛琴身邊,笑靨如花的說道:“琴姐,有段時間沒見你,你越來越漂亮瞭哈,真沒想到你跟陳大哥竟然認識。”

薛琴一進屋,就看到瞭滿屋子的鶯鶯燕燕,每個女子的容顏度不比自己差,仿佛自己走進的不是酒吧開幕現場,而是走進瞭選美比賽。

“伊伊,是呀,真巧,我到今天才知道你竟然跟薛隊認識,要是早知道的話,我早就告訴你瞭。”

陳永華看到許伊有點不滿的看著自己,趕忙笑著解釋道:“伊伊,你就替薛隊介紹下,時間不早,外面應該馬上就要開業瞭,我先去忙瞭,你們好好聊聊。”

“那行,你去忙吧,我給琴姐解釋,這裡我熟。”

許伊好似女主人向陳永華揚瞭楊下手,示意自己這邊沒事。

九點五十分,陳永華,瘋狗,葉天南三人就從三樓的貴賓房走瞭出來,一同出現在酒吧門口,此時的蘿卜,軍子正遊刃有餘的回答下面媒體的一些刁鉆提問。

向淵站在一旁,微笑著看正和媒體打交道的蘿卜和軍子。

“向哥,蘿卜和軍子還能擔當大任吧。”

陳永華來到向淵身邊問道。

“軍子和蘿卜不錯,表現的很好,不想是身手,要不是我從你那裡知道,他倆從沒經過這等陣仗,我還以為軍子和蘿卜是老手呢?”

“說的太對瞭,向淵你想想,能夠跟在陳永華身邊的兄弟,又能差到什麼地步去瞭,不是有句話說的好麼,人以群分,物以群聚麼。”

瘋狗笑著說道,在現場,除瞭陳永華外,瘋狗和蘿卜以及軍子相識的時間最早,自然瞭解蘿卜和軍子的優秀,

要知道,當年蘿卜還隻是一個十七歲的在校的高中生,為瞭替手下的兄弟出氣,竟然敢帶著幾十號高中生到自己的場子鬧事,那個時候的自己可是在南城區的建業路名聲不少,手下有著二十來號敢當敢拼,見過血的打手,由此可見,羅蘿卜的膽量。

“嗯,確實不錯,是兩個人才。”

葉天南也同意的說道。

隨著葉天南和瘋狗的出現,現場的媒體開始把目光投向瞭瘋狗和葉天南瞭。

葉天南在龍川市待瞭五六年的時間,不隻是在龍川市的地下江湖勢力中有名氣,在商業圈子中名氣也不少。

畢竟這年頭,你要隻是單純的混地下江湖勢力的話,根本就站不穩腳跟,葉天南在南城區有好幾個店鋪,每年都要給龍川市的官面人物交稅都要交幾個億。

“葉總,聽說你和這傢酒吧的老板是朋友,是不是?”

一個拿著話筒的記者往前走瞭一步,來到葉天南面前問道。

“這位記者朋友,你說的沒錯,我跟這傢酒吧的老板私交不錯,不過,今天酒吧開業,我隻是應邀而來,不是主人,你要問什麼的話,還是問我身邊的向兄吧。”

葉天南彬彬有禮的道,隨和的很,但從表面上看,一點也看不出葉天南是在龍川市的地下江湖勢力中的大佬,更像一個儒傢的教書先生。

聽葉天南這麼一說,剩下的那些媒體開始往向淵身邊湧瞭過去,陳永華見狀,就往後退瞭一步,跟瘋狗,葉天南站在一起,笑嘻嘻的看著和媒體打交道的向淵。

“今天這場面還是蠻大氣的,酒吧的名氣經過今天這麼一鬧,名聲打出去瞭,隻要不出什麼意外的話,這傢酒吧的生意肯定會不錯。”

“嗯,希望如此,這樣的話,蘿卜和軍子就有事情做瞭,他們倆是上高中的時候就開始認識瞭,我不想他們整天無所事事,去踏足你們這個圈子,他們畢竟隻是普通人,我隻是希望以後,有瞭這傢酒吧後,蘿卜和軍子能衣食無憂,娶個溫柔的姑娘,成傢立業,一輩子安安穩穩。”

陳永華這還是第一次在瘋狗和葉天南面前透露自己的心願。

“陳永華,但是我覺的呢,你的這想法是好的,可這種生活,究竟是不是軍子和蘿卜想要過的生活呢?”

蘿卜和瘋狗的感情不錯,兩人是不打不相識,陳永華離開的這幾年時間,瘋狗經常和蘿卜見面。

“這個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以後的時間還長著呢,慢慢看吧。”

幾分鐘,向淵應付完媒體的詢問後,就對著站在酒吧門口的兩個男女主持人示意,酒吧開業典禮正式開始。

得到向淵的示意後,男主持人拿起話筒開始道:“尊敬的各位來賓,各位先生,各位小姐,上午後,歡迎你們來參加鐵子酒吧的開業典禮。。。。”

“蘇姐,酒吧門口正在舉行開業典禮,咱麼一起下去看看好不。”

楚緣來這裡,就是想親眼見到酒吧開業的現場,

看到房間中的投影視頻後,男主持人已經開始在舉行開業典禮瞭,就開始向蘇可兒央求道。

“緣緣,你既然這麼喜歡熱鬧,那咱們一起下去吧,你們幾個怎麼看。”

“蘇姐,我聽你,咱們一起下去現場。”

最後,房間中所有的女子都點頭同意。

當蘇可兒帶著一群漂亮的女子出現在酒吧門口的時候,不但下面的媒體和看熱鬧的群眾睜大瞭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群好似從仙界走下來的女子,就連那正在舉行開業典禮的主持人也被眼前的女子容顏所攝,忘記瞭開口繼續進行下去。

好在旁邊的女主持人立馬接口道:“這是我舉行節目以來,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美女,由此看來,這傢酒吧的規格大氣,端莊,下面開始湊樂和放鞭炮和煙花”

蘇可兒出瞭酒吧門口,站在瞭陳永華身邊,默不作聲,抬起頭來看著那徐徐上升的滿天煙花。

煙花在半空中綻放,持續瞭差不多七八分鐘,

至於其他的女孩子,除瞭楚緣和秋寒玉外,大多數沒怎麼做聲,隻是把頭抬起,看著那綻放的美麗煙花。

“陳大哥,你這場面弄的真的太隆重瞭哈,要不是親眼所見,我還不相信呢。”

開業典禮一直在進行,楚緣小心翼翼的看著下面,低聲的在陳永華耳邊說道。

“緣緣,沒事的,不用擔心,想看就看,沒人會介意的。”

陳永華察覺到楚緣的小心翼翼,笑著說道。

。。。。。。。

“下面就由陳永華先生和許伊小姐親自替酒吧剪彩,大傢鼓掌。”

葉天南和瘋狗帶頭鼓起掌來,接著,下面的掌聲如雷鳴般響起,

陳永華牽著許伊的小手,從門口的迎賓員手中拿過剪刀,輕輕的把象征著生意大火的紅色綢緞。

許伊雖然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剪彩的場合,但也一點也不怯場,有樣學樣的走到另外一邊,學著陳永華的步驟,用壽山的剪子把另一幅綢緞給剪瞭下來。

開業剪彩一般分為六個步驟,第一步是讓來賓就位,第二步是主持人宣佈儀式正式開始,第三步是主人發言,接著最後兩步是名奏音樂或是放煙花,第五步是剪彩,最後一步是帶著來賓參觀。

剪完彩後,剩下的事情有向淵和蘿卜,軍子以及酒吧的一些專業人士負責,陳永華就沒在現場多加耽擱,帶著一群鶯鶯燕燕,漂亮的不像話的女子退回到酒店,重新回到瞭三樓的貴賓房中去瞭。

陳永華一行人一走,蘿卜,軍子,向淵便開始領著客人往酒吧裡面走去。

因為是第一天開業,酒吧中還沒客人,向淵在葉天南和瘋狗的支持下,在整個大廳的空閑位置擺瞭差不多三十桌。

至於一些沒有接到請帖的人就隻能站在外面遠遠的看著瞭。

“陳大哥,今天這兩節課我和伊伊逃的真是太對瞭,要不是我蠱惑許伊過,哪能看到這麼一幕,陳大哥,你真是太厲害瞭,伊伊,你說對不對。”

楚緣這個丫頭,性子一點都不穩,一看周圍沒瞭旁人,就興致沖沖的開始在陳永華耳邊說道。

“還說呢,上午的逃課,我還不知道回去咋麼敢班主任交代呢。”

能夠親自和陳永華當著上千人的面在酒吧開業典禮上剪彩,許伊心中歡喜的不要不要的。

可是在聽到楚緣這話後,心中又有點擔心起來。

“傻丫頭,沒事的,難得今天這麼高興,心情放輕松點,你要是真的擔心你班主任那關不好過的話,讓你陳大哥幫你想辦法。”

蘇可兒似乎感覺到許伊小丫頭的不安,伸出小手握住許伊的小手。

“蘇姐,那就沒必要讓陳大哥出面瞭,放心吧,我搞的定的。不就是逃瞭兩節課麼。”

小姑娘給自己打氣道。

“嗯,這樣就好,你看大傢都高高興興的,吃完中午飯後,我讓陳永華親自開車送你和緣緣回學校。”

蘇可兒確實蠻疼許伊的,笑著建議道。

“嗯,行,蘇姐,我聽你的。”

許伊看著蘇可兒笑瞭笑,露出開心的笑容。

'“這樣,才乖吧。”

蘇可兒愛憐的看瞭許伊一眼,拉著許伊的小手往三樓走去。

兵王回都市小草社区app?ios下载

Categories:未分类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