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克拉荷馬,切薩皮克能源球場。

西部決賽搶七大戰,即將拉開帷幕。

“激動人心的時刻就要到瞭,西部決賽的大幕即將收攏,最後一場比賽,勝利或者回傢!”

這場比賽,國內外的媒體,當然都不能錯過。現場的T臺天團、解說席位上的科凡、遠在國內的演播室瑜伽和張指導,每個人都來到瞭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等待著好戲開演。

“東部冠軍已經角逐出來瞭,費城76人,再一次站在瞭東部之巔,用無敵之師的姿態,等待著西部的挑戰者光臨。”瑜伽慷慨激昂道:“而西部的比賽,也來到瞭最引人關註的焦點戰。俄克拉荷馬雷霆隊在手握系列賽賽點的情況下,客場失利,給瞭國王隊翻盤的機會。今天,究竟鹿死誰手,我們一起拭目以待!”

“嚯,你看看這比賽架勢,不得瞭啊!”瑜伽身邊,張指導也看的一愣一愣的,指著屏幕裡鵝城球場的現場畫面,驚嘆道:“全場白色T恤,球迷們服裝整齊劃一,看來這比賽鵝城球迷是勢在必得嘿!”

“那是當然。”瑜伽點頭道:“鵝城上一次闖入總決賽,就是輸給瞭費城76人。之後鵝城也算是大破大立,對陣容進行瞭優化調整,大交易的目的,在當時我們就說過瞭,就是為瞭狙擊費城!”

“沒錯嘿,現在雷霆隊這個內線的實力,比以前是強多瞭。”張指導道:“雖然考辛斯現在的水準,還不能和陳牧相提並論,但是起碼比帕金斯要厲害多瞭,多多少少能給費城的內線制造一些麻煩。而且費城的中鋒位置一直在削弱,今年這個年輕人普拉姆利是不錯,但是作為王朝球隊的首發中鋒,那是稍微寒磣瞭一點。”

“豈止是一點啊,張指導您說的太委婉瞭。”瑜伽道:“費城今年的內線,可能是過去幾年以來最弱的內線。即便有陳牧坐鎮,普拉姆利也不過是個場均兩雙都拿不到的中鋒。對上其他人,他還能用積極性來彌補一下能力上的不足,但是對上考辛斯,絕對會被生吞活剝。”

“所以我估計哈,費城到時候肯定會用陳牧直接來防考辛斯的,普拉姆利大概會去和伊巴卡對位。”張指導分析道:“伊巴卡的特點,普拉姆利還是可以應對一下的,就是陳牧這兒要辛苦瞭。”

“所以不少人都說,費城能不能再次在總決賽擊敗雷霆,就看誰的外線發揮更好瞭。”瑜伽點點頭總結陳詞,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現場導播切瞭一個近景:“喲,美國同行給瞭我們一個特寫,這人是……表哥!這發型,表哥沒跑瞭。表哥在對著筆記本電腦說啥呢??”

老美當然聽不懂顧羽在說啥,現場也太嘈雜瞭一些,吊桿話筒收聲不太清晰。瑜伽和張指導皺著眉頭聽瞭半天也沒鬧明白,顧羽在搞什麼幺蛾子。

但不一會兒,國內演播室的導播,就把顧羽的話給傳遞到瞭兩人耳中。

“噗……”一聽顧羽的話,張指導這樣的老江湖都忍不住笑出聲來,瞇著眼睛連連擺手道:“那個……哈哈,表哥,還有表哥的球迷們啊!不好意思哈!我們倆呢,這是做個戰術分析,沒有半點看不起國王隊的意思,大傢海涵啊!”

來到現場,國王替補席邊,現場所有老美也都不明白顧羽在發什麼彪,隻聽到顧羽一連串的中文說瞭一堆,然後氣呼呼的,還沖著筆記本電腦的攝像頭豎瞭個中指……

“嗯……我給大傢解釋一下吧……”現場的科凡也得到瞭消息,強忍著笑意道:“剛才我們國內的老前輩老同行,好像在直播的時候說瞭一點關於雷霆進入總決賽之後,費城會怎麼應對的事兒。然後這些說法呢,被表哥正在直播的網絡直播間裡那些水友們給復述給瞭表哥。表哥這兒正準備關直播開始比賽,一聽那些話就惱瞭,罵瞭一堆,大意就是國內的老前輩們啊,實在是太看不起國王隊瞭……”

嗯……很強很顧羽……

“好瞭好瞭,不扯瞭,朕要上場比賽瞭!”替補席,顧羽一番話罵完,心裡舒坦瞭,沖著刻意別到一邊、拍不到場內情形的筆記本攝像頭道:“刁民們你們都給我聽著啊,我罵人他們罰我款,我無所謂,但是你們別去罵國內的解說員啊!大傢以理服人,知道瞭不??”

“遵、旨!23333333……”

彈幕一片23333刷屏,顧羽居然提醒別人要以理服人,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場面。

“我們看到,現場確實是被雷霆球迷占領瞭,這也正常,這兒畢竟是雷霆主場。”解說臺邊,史密斯看著四周道:“但是人群之中,還是依稀可以看到一些沒穿白色T恤的球迷!”

鏡頭配合的一掃,果不其然,白茫茫一片的人海之中,還真有幾個不怕死的球迷,有的穿著顧羽的球衣,有的穿著便裝,甚至還有人手上舉著顧羽的大幅頭像,或者是支持國王隊晉級的牌子。要不是攝像師刻意去找的話,這些國王球迷,可就真的被淹沒在人海之中瞭。

不過,還真有人就被淹沒在瞭人海之中。

“氣勢很足嘛,雷霆隊。”卡萊爾翹著二郎腿,坐在高大的陳牧身邊,看到鏡頭在往他們這兒掃,身子還往後縮瞭縮:“都坐這麼隱蔽瞭,他們還能找到??我還挺有名的嘛!”

“呵呵,得瞭吧教練。”陳牧笑道:“人傢是在找國王球迷,誰要找你啊真是的……諾,鏡頭過來瞭,揮揮手揮揮手,記得保持微笑!茄子~~~~~”

“……喲!這是陳牧和……卡萊爾!費城76人的將帥二人也來到現場瞭!看來他們也很關註這場比賽,想要親眼看一看兩支球隊的發揮!”有著職業敏感的史密斯立馬就認出瞭這兩位:“他們也是夠拼的,昨天比賽結束,今天就飛到鵝城來瞭,夠上心的啊!”

“廢話,換瞭是我我也來,也就是你沒有職業素養,隻知道在傢裡吃披薩喝可樂。”巴胖子也不知道這話是在埋汰史密斯呢,還是在埋汰自己,一臉習慣性杠精的表情道:“不過我很好奇,不知道陳牧和卡萊爾心裡,覺得誰會晉級咧??”

“哈哈,那你覺得呢胖子?”史密斯問。

“廢話肯定是雷霆晉級啊,雷霆主場啊拜托!”巴克利倒是實在,直說道:“他們兩邊後面幾場比賽,幾乎是誰吃的犯規多,誰就會輸球,這還不明顯的嗎?都打到第七場瞭,大傢招數都用盡瞭,最後拼的就是人品!”

“那你的意思是,雷霆的人品比國王好咯?”史密斯斜著眼,顯然在挖坑。

“嗯……就風度來說,雷霆好像看起來觀感稍微好一點。”巴克利點頭。

“可是人傢都說,表哥是脾氣最像你的球員啊。”史密斯占領瞭智商高地,笑到:“也就是說你承認自己的球場風度不行咯?”

“我……對啊!怎麼啦?!”巴克利也豁出去瞭,大聲道:“我打球好,不代表我做人好,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個好人啦??你們學我打球可以,我可沒要求你們學我做人啊!”

說的也是。

史密斯聳聳肩,巴胖子確實說瞭句實話。

隻不過這實話,怎麼從巴胖子嘴裡說出來,感覺就這麼的別扭呢……

“最後一場瞭,火藥桶。”

場邊,眾人正在七扯八扯,場上,雙方球員也都整備完畢,準備開始比賽瞭。

杜蘭特走到顧羽面前,沉著臉道:“馬上就要回傢瞭,有什麼遺言要說的嗎?”

學著人噴垃圾話,本來那不是杜蘭特的長項。但是顧羽就是有這種魔力,你和他對位,要是不噴點什麼,感覺就會在精神上先被他壓瞭一頭。

“哈哈哈敗傢娃子,你還挺懂球啊!”顧羽樂瞭,搖頭晃腦道:“你也別掙紮瞭,跟我噴垃圾話,你還差得遠吶!”

顧羽這種不還擊的嘲諷方式,又是一個新招數,聽的杜蘭特是一愣一愣的,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等到腦子裡轉瞭一圈,想好瞭回應垃圾話的時候,顧羽早就已經優哉遊哉的走遠,不知道和誰打招呼去瞭,留下杜蘭特隻能憋瞭半天,憋出一個:“……FXXK!”

另一邊,顧羽開始做最後的拉伸,活動著身體。

考辛斯,走瞭上來。

“……怕接下來沒機會碰面瞭,所以來跟你說一句。”扭捏瞭半天,大個子愣頭青不情不願的開口道:“謝謝你,在常規賽我被污蔑的時候挺我……就這樣!”

說完,考辛斯轉頭就走,完全不想看到顧羽的回應,結果一扭身,正好看到埃文斯,也一臉猶豫的站在自己面前。

“泰瑞克……”

“……嗯。”考辛斯話沒說完,埃文斯就點瞭點頭,眼神越過考辛斯的肩膀,看向瞭顧羽,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也差不多瞭。”

末瞭,還是顧羽開口,正經的語氣,讓附近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本來也就沒什麼,都是為瞭贏球,我們都年輕嘛,沖動總是難免的。現在有機會真刀真槍打一輪系列賽,也算是我們彼此的緣分,都到這個點兒瞭,以前的一切,在這場比賽打完之後……”

顧羽的眼神一抬,堅定的看著眼前的昔日好友:“一筆勾銷!”

埃文斯和考辛斯,沉默著。

最後,埃文斯,重重的點瞭點頭:“……好!”

這一聲,擲地有聲。

五分鐘後,比賽開始。

得分狂魔

Categories:未分类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