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大的盛會,我肯定要去看的。”想著對蕭宛晴的承諾,陸飛笑著回道。

“那就這麼說定瞭,到時候不見不散。”蔣淑彤內心小小的有些激動,不知道為什麼,隻要能見到陸飛,她就說不出的開心。

“哦,對瞭,要不我們中午一塊吃個飯,也算是讓我報答下你的救命之恩?”蔣淑彤說完,不等陸飛開口,連忙道:“我知道江北有傢魚館,非常好吃,要不我們就去那裡。”

“正好我也餓瞭,那就先……”

陸飛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完,手機忽然響鈴大作。

掏出手機一看,莫名其妙,直接顯示未知號碼。想著是賣保險,或者詐騙電話,陸飛直接掛掉瞭。

隻是還沒來得及起身,電話又跟著打瞭進來。

再掛!

再打!

真是奇瞭怪瞭,一個連號碼都不顯示的電話,能是什麼好人。想著陸飛按下接聽鍵,正準備好好教訓一番。

還沒開口,電話那邊傳來卻傳來一聲沉穩厚重聲,“你總算接電話瞭。”

“你是誰?”

聽對方聲音,渾厚有力,氣勢逼人。肯定與常人不同凡響。

“我是唐漫漫的父親,唐文凱。”

唐文凱,那不就是江寧市委書記?倆人可從來沒見過面,他怎麼就打電話來瞭?不過,想著之前唐文凱有意無意也幫過自己那麼多次,陸飛相當客氣。

“唐叔,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請你幫個忙!”

我去,陸飛整個人都懵瞭。唐文凱可是市委書記,在江寧什麼事還不是他一句話?他能有什麼事找自己幫忙?

“唐叔,你不會是找錯人瞭吧?”

“沒錯。我找的就是你。這件事也就隻有你能幫的瞭我。”

“那行,你說吧。能幫忙,我一定盡力。”

“上次你被抓以後,唐漫漫不是讓我幫你嗎?我們當時爭論瞭幾句。她可能心底有怨氣。回來以後,我倆又發生瞭一些爭執,她一氣之下就搬瞭出去。已經好幾天沒回來住瞭。你知道,我就這麼一個閨女,她一個人住在外面,我始終不放心。幾乎可以說是夜不能寐。可作為父親,我又不好意思放下身段求她回來。所以……”

唐文凱說完,陸飛全都明白瞭。肯定是唐漫漫三番五次替他求唐文凱幫忙,唐文凱這種原則性極強的人,肯定沒忍住說道瞭唐漫漫。依照唐漫漫的性格,倆人肯定有一番爭吵。唐漫漫搬出去,也就在意料之中瞭。

陸飛挺愧疚,沒想到唐漫漫為瞭他都跟父親唐文凱鬧掰瞭。

“可這種事,我去說。依照唐漫漫倔強的性格,她會聽我的嗎?”想著唐文凱作為父親的心情,陸飛也不好意思拒絕。

“我相信,你絕對可以說服她。也唯獨隻有你能說服她。”唐文凱嘆瞭口氣,“漫漫打小,還沒這麼在意過一個人。其實漫漫性格以前並不是這樣,可自從她母親過世以後,她才變得這麼驕橫跋扈,是我對不起她。”

“唐叔,要不我試試。成不成,我不能保證。”陸飛硬著頭皮道。

“那先謝謝你瞭。”唐文凱嘆瞭口氣,掛瞭電話。

看著陸飛一臉為難的盯著手機,蔣淑彤好奇道:“遇到什麼為難的事瞭?”

陸飛尷尬的笑瞭笑,這事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索性道:“我出去打個電話,你稍微等我一下。”

蔣淑彤理解的點點頭,陸飛糾結著走到門外,最終還是撥出瞭唐漫漫的手機號碼。

“嘟嘟……”

連著幾聲忙音,電話直接掛掉瞭,“對不起,你所撥打的號碼暫時無人接聽。”

嗨,還敢掛我電話?陸飛氣的一陣無語,剛要轉身回屋。可腦海中又浮現出一個老人憔悴和期待的神色,最終咬咬牙,又撥瞭過去。

“嘟嘟!”

兩聲忙音過後,電話接通瞭,“有意思,你這個溫柔鄉裡的大忙人,也有空給我打電話?”

“唐漫漫,你說話能不能別這麼酸不溜秋,能好好說話不?”

“那行。”唐漫漫聲音冷冷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老娘這邊工作忙的很。”

唐漫漫這種態度,還談個屁呀。陸飛真恨不得直接掛瞭電話。

“喂,我說你說不說?不說我可掛電話瞭。”

“有件事能不能跟我商量一下。”陸飛厚著臉皮道。

“有什麼事能用得著給我商量?”唐漫漫驚咦中夾雜著嘲笑,“大事有葉總給你撐腰,小事的話,不還有那個超級大明星蕭宛晴給你當靠山嘛。你能有什麼事跟我商量?”

陸飛氣的差點沒暈過去,唐漫漫句句帶刺呢。索性,一咬牙道:“我就直說瞭吧,我想讓你搬回去住。”

電話那邊愣瞭一下,而後傳來一陣怒吼,“你是我爸,還是我媽?我的私事用你來操心!你傢住江邊啊?管的這麼寬!陸飛,我告訴你,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你別這麼不知好歹行不行?要不是你爸求著我,讓我勸你回傢。鬼才懶得管你!”陸飛再也忍不住胸中燃燒的熊熊怒火,直接懟瞭回去。

話說完,陸飛立馬就有點後悔瞭。不論怎麼說,唐漫漫都是因為他才離傢出走的,這麼說她,確實太不地道瞭。

陸飛茫然的拿著手機,要他道歉吧,以唐漫漫的性格,根本是自取其辱。索性,就那麼拿著,不吭聲,也不掛電話。

片刻,電話那邊傳來微微的啜泣聲,傻子都聽得出來是唐漫漫哭瞭。那悉悉索索的啜泣聲,就像是螞蟻,咬的陸飛心裡難受的慌。

“你別哭瞭行不,我……我錯瞭!我混蛋!”陸飛硬著頭皮,“這可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跟一個女人認錯。你看在我這人生第一次的份上,別哭瞭。行嗎?”

“噗嗤!”電話那邊沒忍住笑出聲,而後又憤怒道:“你可真夠不要臉的!”

“不要臉?”陸飛一愣,旋即明白瞭,“我真的是第一次。你看看你,初吻得瞭我的第一次,道歉又得瞭我第一次。你要是願意,我也可以把身體的第一次也獻給你。看在我這麼真誠的份上,你就答應我,回去吧。”

“我呸!誰稀罕你的身體。”唐漫漫羞憤道:“花言巧語,跟別的臭男人一個模樣。”

“姐,我這還不是為瞭讓你開心嗎?”陸飛抑鬱道:“看在我這麼用心的份上,你就回去吧。”

“要我回去也簡單,你必須讓我撒氣!”唐漫漫哼聲道。

陸飛一瞬間愣住瞭,尼瑪,唐漫漫這又要唱的哪出?想到唐漫漫冷笑的面容,陸飛直覺頭皮發麻。

極品火爆兵王

Categories:未分类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