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後。

巴魯巴坐在客廳,拿著一管安格爾自己配的藥膏,輕輕的塗抹在手心傷口處。他的表情從頭到尾都冷淡從容,縱使含有酒精的藥膏,塗到血肉翻開的傷口時,他也沒有皺過眉頭。

藥膏塗抹過後,巴魯巴仍舊一個人一隻手把繃帶纏在傷口處。

安格爾想要幫忙,巴魯巴卻是拒絕瞭。

“這一次真的多謝瞭,要不是你及時趕到,我恐怕……後果難料。”安格爾誠摯的道謝。

巴魯巴卻是不在意:“不用,就當是還你的恩情瞭。”

巴魯巴最近一直保護著賽魯姆和娜烏西卡,但實際上,娜烏西卡的武力並不低於他,所以基本上他都無事可做。這一次救瞭安格爾,能還上他的人情,巴魯巴自己反而覺得賺瞭。

巴魯巴不善言辭,回瞭話後就陷入沉默。

這一次突如其來的襲擊,安格爾也很心悸,若非巴魯巴及時救援,他可能真的會生出意外。所以,哪怕巴魯巴以“人情相抵”為由,安格爾對他的謝意也未曾消減。

咔——

一身軟鎧的娜烏西卡,打開側室的大門,走進客廳。

“人死瞭,自殺的,他事前有含致命毒藥。可能是正規的殺手組織出來的,不過已經確定,是個凡人,而非超凡者。”娜烏西卡剛才是去審問那個小哥,安格爾則在外面給巴魯巴拿傷藥:“沒有交代雇主,不過八九不離十,應該是胡克迪克。”

安格爾明瞭的點頭,他自從離傢後,基本都沒有得罪過人。唯一有間隙的兩個人,是胡克迪克與富薩,但富薩與安格爾之間,還不到動手的那步,所以最大的可能,隻有胡克迪克。

“胡克迪克不敢真正的對付你,頂多隻是搞小動作。”娜烏西卡臉色平靜道:“要不然,也不會掉價到去請凡人來刺殺天賦者。”

安格爾心中閃過胡克迪克的影子,自從暮港小鎮過後,他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並不與胡克迪克正面交鋒。胡克迪克也一直表現的很謹慎,頂多背地裡用惡毒的眼神怒瞪他,但實際動作也沒有。

正因此,安格爾從地穴中搬出來後,時間一久就降低瞭防備心。誰知道,胡克迪克會在這個時候咬他一口。

安格爾表情陰翳,這世道隻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胡克迪克如果不除去,誰知道下一次又會搞出什麼明堂。

“聽賽魯姆說,胡克迪克似乎要被其導師帶往某個魂土洗禮,雖然我不知道魂土是什麼,但配以胡克迪克靈魂系的天賦,說不定回來後戰力又有提升。”娜烏西卡道:“所以,如今最好的辦法,便是先忍下來。”

“一旦你晉級超凡,胡克迪克也不敢再用凡人搞小動作。就算他請到瞭其他巫師學徒,別人也不敢對你怎麼樣,畢竟桑德斯大人可不是好相與的。”

娜烏西卡的提議,安格爾也清楚其中的道道,所以並沒有拒絕。原本,他就有不突破不出門的想法,如今發生這事,他更加認明白瞭,隻有自身的實力強大,才有存活於這個世間的底氣。

“我知道瞭,我最近會全力以赴修煉的。”安格爾道:“屋子裡有防護陣,別人闖不進來的。這一次,真的多謝你們二位瞭。”

娜烏西卡風情萬種的眨瞭眨眼:“我隻是接瞭‘保衛第8學徒鎮安寧’的防衛任務,賺些貢獻點。”

安格爾心知娜烏西卡之所以選擇在接下第8學徒鎮的防衛任務,多半也是為瞭他。不過他也沒有點破,隻是將這份恩情記在瞭心底。

娜烏西卡帶著小哥的屍體走人,巴魯巴也向他告辭,兩人離開後,偌大的房間再次回歸到靜謐。

安格爾在心底默默的念叨著“胡克迪克”的名字,眼神閃爍。

……

娜烏西卡帶著屍體穿過小溪,到樹林裡尋瞭一個空地,直接用火焚燒。

在火光裡化作焦炭的屍體一點點崩碎,娜烏西卡的註意力並不在此,思緒卻是回到瞭安格爾身上。

她在安格爾的提點下,才找到精神力,而那時安格爾已經可以操控精神力瞭。當她能夠操控精神力時,安格爾還是在原地踏步;而她成功建設起精神力模型的初步構架,喚出魔源晉級一級學徒時,安格爾依舊沒有進步。

這一點,讓她很在意。

按理說,用精神力構建模型,這一步並不難。她去詢問瞭很多巫師學徒,他們在這一步都沒有卡殼過,但是,為何安格爾一直沒有成功呢?

娜烏西卡突然想起,有一次她在向導師范特瑟求教時,曾經無意間提起安格爾的情況。

但范特瑟居然沒有絲毫驚訝,隻是說瞭句:“桑德斯收的好學生啊。”

所以……這中間莫非有什麼他不知道貓膩?

或者說,安格爾的引導法,有問題?

娜烏西卡從沒有告訴別人,她內心對於“不朽”的魔怔,她在黑莓海域稱王過後,吃穿用度從來不愁,麾下還有數百水師,可謂權錢在握。這種生活,是多少人羨慕渴望的?但她卻放棄舒適的生活,來到前途叵測的巫師界。

正是因為她要追求不朽,而巫師是這個世界,離不朽最近的一群人。

成就不朽巫師的前提,自然是自身的力量。所以她很清楚想要攀到更高的高度,必須打好基礎,基礎很重要!因此,在面對引導法時,她是非常的執著,要厘清每一個關鍵點,才會進行下一步的修煉。

但,如果引導法之間,本身就有等階差距的話,是不是代表著,她的基礎與其他人相比,也是有差距的?

娜烏西卡很想回去詢問安格爾,引導法之間是不是也有差距,但她忍住瞭這個沖動。

她怕自己的質問,會讓安格爾為難。

驀然,adc影院在线最新章节目录,娜烏西卡抬起頭,看向天外的一團白雲。

“或許……雲端圖書館裡會有答案。”

屍體焚燒已經到瞭末端,但娜烏西卡已經等不及瞭,看瞭一眼已經面目全非隻剩下骨架的屍體,娜烏西卡毫不猶豫的離開。她的下個目的地,雲端圖書館!

火光繼續慢慢燃燒,焦糊的氣息帶著滾滾熱浪,將周圍的草木熏的不停搖曳。

一道黑影,這時出現在瞭屍體邊。

默默的看著屍體變為飛灰,化為大地的養料,黑影才緩緩離開。

……

地穴原野之下,某個岔道內,一個凡人端著熱乎乎的餐盤在地底穿梭。

所有見到這個凡人的巫師學徒,都沒有驚訝。在地底也有普通人開設的餐廳,有外送服務的也不止一傢。

咚咚咚——凡人敲響某扇房間的大門。

“誰?”

“先生,菠蘿殼餐廳的外送。”

大門被打開,露出裡面的莽漢。凡人笑著將餐盤遞給他,然後沒有絲毫停留,直接告退離開。

關上大門後,一道聲音從房內響起。

“拉菲特,我今天中午隻吃瞭三分飽,好想吃……”這是一道帶著些許憨厚的聲音。

麻子臉少年走到莽漢身邊,瞅瞭眼莽漢手中的餐盤,在背後暗暗的向對面的大胖墩比瞭個“三”。

憨厚的聲音立刻拔高:“拉菲特,我好想吃三明治,肚子好餓,好餓……”

莽漢自然是胡克迪克,叫嚷著想吃三明治的是富薩,而麻子臉少年則是拉菲特。

胡克迪克白瞭富薩一眼,暗罵一句:“吃貨,幸虧這裡沒有外人,要不然臉皮都要丟盡!”

然後將餐盤裡的三明治丟給富薩,他則輕輕的掰開餐盤內夾層,從裡面取出一張白條。

富薩笑嘻嘻的接過三明治,毫不在意被罵,一邊吃還一邊註意到那張白條。但他正在狼吞虎咽中,沒有時間開口詢問,眼神立刻瞟向麻子少年拉菲特。

拉菲特會意的點點頭,擺出浮誇的動作:“老大,這裡面怎麼會藏瞭一張紙條,該不會是哪個妹紙對老大一見傾心,想要與老大共度春宵,所以給你寫的情書吧?”

胡克迪克嗤瞭一聲:“什麼情書不情書的,這是波洛克傢族的通告信。”

波洛克傢族?這是什麼鬼?

“波洛克傢族,是一個凡人界的殺手傢族。”胡克迪克簡單的介紹。

“殺手傢族?老大,你聯系殺手傢族幹嘛?”拉菲特一臉疑惑。

胡克迪克的臉上閃過惡毒與嫉恨:“當然是去殺那個囂張的臭小子,那小子還沒有去進行學徒登記,肯定沒有晉升學徒。所以我……嘿嘿。”

胡克迪克口中的‘囂張的臭小子’,拉菲特與富薩自然明白是誰,正是在資源分配大廳搶瞭胡克迪克風頭的安格爾。

他們倆雖然經常跟著胡克迪克用狠辣眼神招呼安格爾,但其實不過是迎合這個莽夫罷瞭,實際上他們倆並不想得罪安格爾。

回想起安格爾背後的那個導師,拉菲特默默的後退瞭一步。富薩雖然因為梅蘭爾的事,也有些討厭安格爾,但他後來得知梅蘭爾被安格爾狠狠拒絕瞭,他心中的那絲討厭也下降瞭許多。

他真實想法也和拉菲特一樣,並不想得罪一個前途廣大的敵人,哪怕安格爾現在並沒有晉級。

拉菲特與富薩的心意相通,互覷一眼,便明白瞭對方的態度。

看完白條的胡克迪克,臉上露出一絲遺憾,狠狠的將紙條丟到地上。

拉菲特將之撿起來,隻見紙條上寫著:任務失敗,一男一女在保護目標人物,殺手死亡。

後面還詳細的描述瞭那一男一女的模樣。

“娜烏西卡與巴魯巴?”拉菲特喃喃道。

“就是這兩人,竟然破壞瞭好不容易設下的局,可惡!”胡克迪克眼神陰鷙,但很快他就大笑起來:“我知道他不好殺,這也是預料之內的事。我不過是想給他增加心理壓力罷瞭,估計現在那臭小子,連門都不敢出瞭吧,哈哈哈哈!”

“不過這也讓我得到瞭訊息,不止娜烏西卡那個女表子在幫著他,就連巴魯巴都站在他那邊。”胡克迪克嘴角一撇,對於這兩人,他絲毫不懼怕。安格爾他還有些顧忌,不敢正面對付他,但這兩個人,可沒有什麼背景!馬上他就要去魂土洗禮,等回來後,這些敢違抗他的人,他會一一鏟除!

超維術士

Categories:未分类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