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時候,你不到最絕望的時刻,都想象不到,奇跡會以怎樣的一種姿態在你的生命中降臨。

當這個身穿紫色軍裝的身影出現在天臺之上的時候,就讓洛麗塔的眼睛裡面重新燃起瞭希望之光。

雖然……雖然這一絲希望之光中似乎蘊含著一點點不確定的因素在內。

蘇銳並不知道這個男人是誰,但是他卻無比的相信洛麗塔,既然他是洛麗塔的救兵,那麼就一定有著可以翻轉全局的能力。

其實,蘇銳很少這麼憋屈過,一招未出,就被人給限制到瞭這種程度,這種滋味兒可實在是太難受瞭。

可是沒辦法,現在的蘇銳根本沒得選。

洛麗塔還被懸在幾十米的高空,這種時候,蘇銳失去瞭所有的優勢,敵人讓他幹什麼,他就得幹什麼,哪怕讓他跳樓……蘇銳從來都是一個把朋友的生命看得比自己還要重要的人!

而且,從根源上來講,洛麗塔遇到瞭這種危險,和蘇銳是有著直接關系的,換而言之是……被他拖累瞭。

此時,即便他看到瞭洛麗塔眼睛裡面的希望之光,即便他看到那個高大男子因為紫色軍裝的出現而如臨大敵,蘇銳也沒有任何的掉以輕心,他知道,隻要洛麗塔的雙腳一刻沒有踩在堅實的地面上,他就必須時刻緊繃,甚至是……時刻做好犧牲的準備!

那個身穿紫色軍裝的瘦削男人對著歌思琳伸出瞭手,後者則是把右手攤開,一枚紫色勛章就靜靜的躺在她的掌心。

這紫色的勛章,和瘦削男人身上的軍裝同出一個色系,就像是同源一樣,這一刻,軍裝的顏色和這紫色勛章有種遙相呼應的感覺。

“是我的東西,很久沒見到它瞭。”這個男人盯著紫色的勛章看瞭兩秒鐘,說瞭一句,隨後他伸出手,從歌思琳的手裡面把這個紫色勛章取瞭過來。

這個取勛章的動作很緩慢,顯得有些鄭重。

手指一屈,這個男人便把這紫色勛章握瞭起來,瞬間便泛起瞭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

“沒錯,是我的東西。”他又強調瞭一遍,“這些年來,韋廷傢族一直幫我保管著這東西,謝謝瞭。”

雖然語言的內容是表達感謝,但是這個男人的語氣顯得非常平淡,客氣,甚至有一股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感覺。

而這時候,那個名叫阿爾比亞達的高大男人看著此景,陰影之下的眼睛裡面湧現出瞭濃濃的震驚,以及無可掩飾的憤怒!

“你……你怎麼還沒死?”他粗聲粗氣的問道,之前,無論是面對蘇銳,還是面對洛麗塔和歌思琳的聯手,他都非常的淡定,甚至時不時的流露出一種變態的感覺,那樣的狀態讓人感覺到可怕,可是現在,他的聲音中終於出現瞭非常明顯的波動!

而這種波動,是蘇銳最願意看到的事情!

洛麗塔露出瞭一絲絕美的笑容。

現在,她的那一條胳膊被吊的已經失去知覺瞭,連帶著半邊身體都陷入瞭麻痹的狀態之中,這種感覺真的很難受,但是,洛麗塔知道,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能放棄,一切都還有希望。

那身穿紫色軍裝的男人看向阿爾比亞達,淡淡的說道:“是的,我沒死,本來想窩在這個鬼地方安安穩穩的把餘生浪費掉,沒想到這寧靜的生活最終還是被打破瞭。”

他的話語之中似乎還有著一絲淡淡的不滿。

由於夜幕濃重,蘇銳並不能看清楚此人的年紀,隻是他的頭發有些花白,估計少說也得有五十歲瞭。

這紫色的軍裝,和洛麗塔、抑或是韋廷傢族,又有什麼聯系?

看那阿爾比亞達的樣子,明顯他被那老式的紫色軍裝給刺激到瞭!

“那你就繼續浪費你的日子,為什麼要來這麼一趟?為什麼要攙和這些和你無關的事情?”阿爾比亞達問道。

他握著洛麗塔的手繼續發力,後者的手腕都已經被捏到紅的發紫瞭!

“不行啊,我以前覺得過往種種都可以被斬斷,過去的那些屬於我的東西也都可以不要瞭,但是現在看來,這樣的想法其實是不合適的,因為,當我再看到當初本屬於我的那些東西之時,我的心裡面還是會泛起一絲波動,我討厭這種波動,所以,思考瞭幾分鐘,我還是決定過來瞭。”

“你的這個理由,說實話,我沒法信服。”阿爾比亞達說道,“其實,老友相見,我們更應該喝上一杯才對,在這天臺上說話,總是讓人感覺到很別扭。”

老友見面?

“誰和你是老朋友?”這個身穿紫色軍裝的男人的臉上似乎露出瞭一絲嘲諷的笑容,“我會和一個有精神情感障礙的傢夥成為好朋友嗎?”

精神情感障礙?

這是說的阿爾比亞達嗎?

好像,從他之前那些不穩定的情緒上來看,這個傢夥可能還真的有一點精神情感障礙,越是這樣的人……越危險。

你摸不準他的性格,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開啟瞭所謂的精神障礙模式,本來用在正常人身上可以見效的方式,在他的身上卻可能會起到截然相反的作用!

說這句話的時候,身穿紫色軍裝的男人開始很鄭重的把那一枚紫色勛章佩戴在瞭自己的胸前,隨後抬起頭,看瞭看阿爾比亞達,說道:“把那個韋廷傢族的小姑娘放開。”

這聲音很淡,似乎隨時都能被吹散在夜風之中,可是其中又好像蘊含著一種讓人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壓迫力……這是所謂的超級強者才能夠讓人產生的感覺。

“你和韋廷傢族不是早就斷瞭聯系瞭嗎?你不是曾經發誓不再攙和韋廷傢族的事情瞭嗎?為什麼這次又站瞭出來?你難道不知道,這對你來說其實沒有任何好處?”阿爾比亞達又說道。

“是沒有任何好處,但是也沒有太多的壞處,至少,這個小姑娘送來瞭能夠讓我的心裡產生波動的東西,你說是嗎?”這個身穿紫色軍裝的男人說著,又往前跨瞭一步。

“維爾廷斯,你不要再向前瞭。”阿爾比亞達的聲音之中開始流露出來濃濃的冷意:“多年前,我曾經敗給瞭你,但你那也隻是險勝罷瞭,現在,你已經不再是對手,更何況,還是在我手握執法聖劍的情況下!”

那個名叫維爾廷斯的男人淡淡的說道:“我沒想過要和你打一場,這沒必要,你把那個韋廷傢族的小姑娘拉上來,其他的我管不著。”

“這麼漂亮的洛麗塔,要是就此摔成一堆肉醬,確實讓人心生遺憾,畢竟,活人總比死人更有意思……可是,我拉她上來是有條件的。”

阿爾比亞達說著,扭頭看瞭看一旁的蘇銳。

他想要波旁密藏的地圖,但是更想要蘇銳的性命!

“這個小子跳下去,我就把洛麗塔拉上來,以一換一,快點給我做決定吧!”阿爾比亞達說道!

蘇銳低頭,看瞭看下方,深深的吸瞭一口氣,他的拳頭微微攥著,身體肌肉緊繃,顯然正在為某種可能性做準備。

事實上,從他站到這天臺之上的時候起,蘇銳就已經準備好瞭,他不會對此而有任何的遺憾和畏懼。

“這位前輩,你能不能也救一下阿波羅?”歌思琳直接喊瞭出來,她的臉上帶著很清晰的懇求之意。

“讓我救他?不不不,沒有這個說法。”維爾廷斯看著歌思琳,臉上的神情很淡漠,聲音更淡漠,“我不是什麼大善人,我也不可能去拯救每一個人,這和我沒有任何的關系,你明白嗎?我能給韋廷傢族的那個小丫頭開個口,已經算是很難得的瞭,至於那個小夥子是死是活,和我又有什麼關系呢?”

“前輩……拜托您瞭,我會讓亞特蘭蒂斯……”

歌思琳還想說什麼,卻被蘇銳給打斷瞭:“歌思琳,不用求這位前輩瞭,這位前輩能夠救洛麗塔,已經讓我很感激瞭。”

“我……”歌思琳欲言又止,眼眶裡的淚水又一次的湧出來瞭。

現場的局勢顯然已經超出瞭她的控制,事實上,歌思琳能夠做到如今這一步,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瞭。

維爾廷斯就這麼看著蘇銳,臉上還是沒有任何的表情。

“前輩,多謝你保護洛麗塔的安全。”蘇銳扭頭說道。

這是感謝,更是提醒。

沒錯,他就是要提醒一下維爾廷斯,萬一阿爾比亞達要對洛麗塔做一些小動作的話,他必須提前防范,從阿爾比亞達之前的種種行為來看,這種可能性很大。

維爾廷斯淡淡的點瞭點頭。

說著,蘇銳又看向瞭阿爾比亞達:“你把洛麗塔拉上來的那一刻,我就跳下去。”

“好,你這小子,是個紳士,如果不是你霸占著我的東西,我甚至都想要和你交朋友瞭呢,可惜,你終究要死。”阿爾比亞達嘲諷的笑瞭笑:“不過,你如果這麼死掉的話,估計在場的兩個小姑娘這輩子也不可能把你給忘瞭,也算是死得其所瞭,哈哈哈哈哈。”

他一邊笑著,一邊準備把洛麗塔往上面拉,同時嘴裡還說道:“記得,小子,你說話算話哦,準備跳吧。”

然而,就在這時候,阿爾比亞達並沒有註意到,洛麗塔深深的看瞭蘇銳一眼,眼睛裡面忽然充滿瞭決然之色,她抓住瞭自己的項鏈,然後狠狠一拉!

超級護花天王

Categories:未分类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