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千雪沒來之前,蘇墨白一直住在乾明宮。

她來之後,他就幾乎都住坤元宮瞭。

所以,是放瞭些常服在這邊的。

樓千雪看他一眼,讓他等等。

她去給他拿衣服。

蘇墨白這樣,她完全明白什麼意思,看在眼裡,有些好笑。

正常人都用右手寫字,就算是左撇子,那也隻會用一隻手寫字,怎麼可能兩邊袖子都染上墨團。

肯定是他故意弄的。

樓千雪想到瞭昨天。

昨天,他穿著龍袍過來,靠近下擺的地方,的確是臟瞭的。

那時候她看見歸看見,卻半句話沒說。

蘇墨白是記著這事兒,所以故意如此?

這是對她不滿瞭?

樓千雪不怕,她有應對的辦法,不管他說什麼,她順著就是,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讓他逮不到她的錯處就是瞭。

紅藥聽見動靜,就要進去幫忙,隻是一看她傢少谷主是要給蘇墨白拿衣服,她就立馬退瞭出去。

別看都是白衣,但每件都不一樣,細節處各自不同。

而且看得出來,這些都是新做的。

一國之君就是好,如此奢侈。

樓千雪隨便拿瞭一件,就轉身往床那邊去。

蘇墨白坐在床上,在逗羽兒,羽兒躺在軟軟的被子堆裡,時不時翻過來滾過去,很是愜意的模樣。

樓千雪也看得出來,這些日子,父子倆的感情好瞭不少。

羽兒年紀小,正是最好哄的年紀,稍稍對他好一些,多給他點好吃的,馬上就能被收買。

更別說蘇墨白每日都要把羽兒帶在身邊,再這樣發展下去,羽兒估計會喜歡他勝過她瞭。

樓千雪在他邊上站定。

“脫衣服吧。”

她的聲音就像平日說話一樣,沒有半點脾氣,甚至還挺溫柔。

蘇墨白卻像被梗瞭一下。

主動給的和求來的,始終不太一樣,感覺上天差地別。

他那點愉悅立即就淡瞭,很快,就又散光瞭。

蘇墨白自己脫瞭外衣。

樓千雪就拿著他的衣服站在一旁看著,一動不動,絲毫沒有要伸手幫忙的意思。

床上的羽兒也抬眸看向父親。

蘇墨白被母子倆盯著,隻得加快瞭速度,樓千雪將衣服展開,看那動作是要幫他穿上的意思。

蘇墨白終於好受瞭點。

樓千雪果然幫他穿上,但也僅僅是穿上,她給他遞腰帶。

蘇墨白隻得接過來,自己系好。

一般,皇帝的衣服,是要拿到內務府由專人洗的,所以樓千雪叫瞭紅藥進來,讓她把臟衣服送過去。

蘇墨白卻說不急,讓紅藥出去。

紅藥出去之後,他看看樓千雪,見她也等著他指示,便道:“我的衣服不讓別人碰。”

不讓別人碰?

那以前的是他自己洗的?還是隻穿一次就扔瞭?

不管如何,他的眼神傳達出來的意思已經很明顯瞭。

樓千雪沒多說,很善解人意地道:“那我給你洗。”

蘇墨白滿意,轉身就去陪兒子瞭。

沒多大會兒,羽兒就睡著瞭,蘇墨白得去禦書房處理折子瞭,他走出一步,又停下。

“讓羽兒多睡會兒,今天不帶他去禦書房瞭。”

樓千雪點頭,“好。”

蘇墨白到禦書房的時候,德妃已經在外面等瞭好一會兒瞭。

她帶瞭一盒子糕點,親手拎著。

蘇墨白不經意地瞥瞭一眼,如常帶著她一起進去。

進去之後,德妃就道:“皇上,能不能再快些?半個月……有點久瞭。”

蘇墨白坐下之後,才抬眸看她。

將她神色細細打量之後,他挑眉道:“這麼著急,是趕著去私奔?”

“……”

德妃知道,自己和宮外經常遞消息的事,瞞不過他。

索性就大方承認道:“是有些等不及瞭。”

蘇墨白瞧她,將她瞧得往後退瞭半步,才徐徐道:“你是國公府的千金小姐,怎麼會想不通要跟人偷偷地走?”

雖然兩人是合作關系,但德妃沒準備和他透露全部的底。

她微微低眸道:“臣妾私奔又不危及社稷,皇上大可放心。”

蘇墨白被堵瞭一下,倒也沒有不悅。

他一邊展開折子,一邊道:“最快,也需十日。”

德妃臉上露瞭笑,立馬謝恩。

因為高興,她就將點心盒子打開瞭,很大方地獻瞭上去。

蘇墨白瞥瞭一眼,沒動,卻將貼身侍衛招到瞭跟前來。

他悄聲吩咐瞭句什麼,侍衛面色一陣怪異,最終還是硬著頭皮說瞭遵旨。

坤元宮。

樓千雪真的親手給蘇墨白洗那件衣服,白芍見瞭,戳紅藥,小聲道:“怎麼讓少谷主做這種粗活?你也不過去幫個忙!”

說著,白芍擼著袖子就要過去。

紅藥趕緊將人拉住瞭。

“你懂什麼,應該是皇上的意思,別去。”

白芍微微睜大瞭眼。

“皇上也太過分瞭吧?少谷主連自己的衣服都沒洗過!又不是沒有宮女,少谷主能比宮女洗得還幹凈不成!”

紅藥將她拽緊瞭,悄聲埋汰道:“你個傻妞就別瞎操心瞭!等你以後有瞭喜歡的人你就明白瞭!”

白芍被她說得臉一紅,恰好此時,蘇墨白派的侍衛來瞭。

侍衛見樓千雪挽著袖子在洗衣服,驚得眼睛都快掉瞭。

紅藥及時解釋瞭一句,侍衛聽完,又想起這次過來的任務,頓時在心裡道:閣主最近怎麼和變瞭個人似的……

樓千雪抬眸,見又是熟人,不等侍衛說話,她就先開口道:“要怎麼稱呼你?”

不管她和蘇墨白如何,這夥計都算是她在宮裡為數不多的熟人。

侍衛拱手:“回皇後娘娘,卑職姓劉。”

“劉侍衛。”樓千雪一邊往盆裡舀水,一邊道:“皇上不是說瞭今日不接太子過去的?”

劉侍衛四處看瞭看,咳瞭兩聲,他不太說得出口,卻還是得說:“娘娘,皇上他……”

見他這副模樣,樓千雪就以為是有什麼大事瞭,她立即停瞭手裡動作,下意識站起身來。

“他怎麼瞭?”

劉侍衛真替他傢閣主丟人,支支吾吾,終於吐出一句:“皇上說,他想吃點心……”

樓千雪真以為自己聽錯瞭。

蘇墨白才剛剛從她這兒走,轉頭就派人來說這個?

這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念頭?

樓千雪微微皺眉。“知道瞭,一會兒就送過去。”

本王不吃軟飯

Categories:未分类
Published on :Posted on